3個月電商法過渡期結束 代購的日子還好嗎?2018-10

120多天,足夠讓代購行業發生一些變化嗎?也許清倉出貨搞特價、排隊補稅、朋友圈代購變身靈魂畫手只是表征,海面下隱藏著最深層的暗涌。

2019年1月1日《電商法》實施。為加速跨境電商行業的合規化,去年海關總署也先后發放多份文件,政策規定最后過渡期將在2019年3月31日截止,也就是說4月1日過渡期結束后,“合規化”將成為跨境電商的基本前提。

轉型勢在必行,一批代購正走在買手化、專業化的路上。

告別人肉

面對“代購將死”的言論,小千沒有想象中慌張。

小千經營著一家3萬粉絲的淘寶全球購店鋪。《電商法》出臺前,小千早早通過淘寶全球購結識了一位韓國愛茉莉集團的加盟商,與其達成了直接采購的合作。“與品牌商直接合作,我們無需擔心假貨以及人肉背貨的風險,品牌會直接寄送給我們。有時候品牌商也會推薦新品,我會體驗后看需不需要進貨,也會比較價格以及是否符合我的客群。”

去年年底,小千還在威海注冊了公司并入駐了當地保稅區,重新雇傭負責物流、打包、財務的人員,按照《電商法》進行正規化營運。

據悉,淘寶已為跨境電商商家提供倉儲物流、商品備案、代繳稅收等服務。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的張延來律師也表示,近幾年杭州、寧波等保稅區相繼出臺了一系列優惠政策,還集中設立了服務個體的咨詢辦事機構,這些都有益于幫助代購們降低入駐門檻。

在業內人士看來,代購從一開始借助地區優勢,獲取貨品價差的形式來實現從0到1的突破,但如果要在洗牌過后活下來,真正考驗的是專業知識和賣貨能力。

代購正在往多元化方向去走,他們已經從一個貨品信息的搬運工,變成買手、KOL來傳遞對商品的理解和包含的知識,形成屬于自己的粉絲群體。

海淘消費品從剛需往個性化需求轉變,消費者更愿意去接受一些小眾、獨特的商品。淘寶全球購數據顯示,海淘的熱門商品從美妝、食品和保健品等標品,開始往服飾、運動和箱包等非標品類轉移。

淘寶全球購負責人訊飛表示,平臺正在加強可溯源商品的比例,來增加消費者前臺購買的信心,同時為消費者提供更完善的售后保障。而對于代購來說,除了保證合規基礎交易的前提外,需要更多花心思去掌握專業知識,了解各國品牌和行業動態等等,成為知識型的KOL。

代購網紅化

買手或KOL,是代購的下一站。

今年是懶貓從日本某私立大學心理系正式畢業的第五年。跟大多數的海外留學生一樣,在外的那幾年除了學業,她還在美妝品牌店打工、兼職做代購。

“當時我印象非常深刻,淘寶店一個月才有一筆訂單,有一個訂單客戶咨詢我整整兩天時間只為了買一瓶水乳。”后來,這位買家給懶貓的評價是,“你真是我見到最有耐心的日代。”在打工期間,她與無數游客交換微信,通過這種方式為自己積累粉絲。

其實,懶貓并非單純地賣貨,她更偏重分享,“我會在微博、小紅書、朋友圈,分享美妝、瘦身攻略、穿衣搭配。”去年,懶貓試水淘寶直播,分享在日本的生活以及代購日常。

每一場直播都是一次線下的“種草大會”。不久前,她來到東京中古包店Amore淘好貨,一邊直播選品,一邊分享搭配技巧。不到4小時時間里,就有5款萬元左右的中古包被當即拍下。

通過直播,不少人都被這位酷似日本人氣模特藤井莉娜的女孩圈粉,懶貓認為,比起滿足粉絲“我想要什么”的訴求,她更看重的粉絲自己都未曾意識到的需求,也就是如何成就“理想的自我”,而她們的附加價值就是提供商品和服務,讓大家看到理想中的自己。

或許是感情驅動,粉絲們非常熱衷于買懶貓的同款。在一次直播中,一件單價2千多的同款襯衫直播半小時內賣掉20件,去年,她的店鋪年銷量達到3500萬左右。

借用社交媒體,懶貓也在不斷提升個人影響力。據她介紹,通過幾次直播,一個半月內微博增粉4萬,小紅書一篇粉底種草文觀看達到14萬,其中,面膜種草文、日本溫泉旅攻略等收藏超過1千。

學心理學的懶貓研究過消費者的購物心理,“如果你的直播、客服,能回答顧客的是在他們在其他地方都能了解到的東西,那完全沒有意義。如果你講五句話,有三句都是他們覺得很有道理,卻又無法在其他人那里聽到的,那這些顧客就會留下來,成為你的粉絲。”

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要求買手、代購們需要擁有敏銳的觸覺,完成從賣貨型人才向知識型人才的過渡,將更多的知識輸出給粉絲。

小眾品牌的機會

代購行業的變化也給小眾品牌機會。

目前共有26000位買手活躍在淘寶全球購平臺上,遍布全球近70個國家和地區,在這一買手陣營也吸引了越來越多諸如懶貓這樣的專業型、明星型、紅人型和KOL型買手。

Jessie在美國生活了17年,因為懷孕生娃體重一度飆升至182斤,看起來與時尚圈無緣的她通過淘寶繼續圓夢。2011年從做美代起步,Jessie的代購店年銷售額可達幾十萬人民幣,2016年,銷售額突破500萬。

她也開始試水直播。“剛開始我很抗拒的,因為我是1973年的,還有兩個寶寶。”但恰好因為媽媽屬性以及與外籍老公的CP混搭出鏡,讓她吸引到了近30萬粉絲。有了粉絲就有市場,無論是百元的MK包,還是上萬的手表,只要直播就能賣空。

買手的力量太過強大,也吸引了當地品牌方的關注。康州當地的一家奧特萊斯邀請Jessie去做直播,還免費為她提供了一間200平米的直播間。

“2017年在美國的一場買手聯盟中,幫一個包包品牌賣貨,我們6個買手僅僅用2個小時,就賣掉了它在美國所有商場一年的銷量。”2017年,通過9個月時間,Jessie的店鋪安紐約時尚銷售額達到1800萬。

淘寶全球購負責人訊飛表示,境外有不少優秀的品牌想進入中國市場,但是找不到成熟的運營團隊,而淘寶可以幫助品牌和買手完成對接。

韓國小眾品牌Unny正是借助淘寶全球購,依靠國內的代購作為分銷,順利進入中國市場。在過去的一年里,Unny完成了2個億的成交,日均銷售100萬。

同樣獲得強勁增長動力的,還有新西蘭護膚品牌Mitoq。借助全球購的平臺和澳新地區買手,Mitoq成功開拓了新的市場。同時,買手也為Mitoq帶來了驚人的銷量。

據Mitoq品牌CEO介紹,僅3月8日一天,全球購買手就為品牌帶來了500%的成交增幅,創造了銷量的歷史新高。截至2019年3月底,淘寶全球購已成功孵化340個境外中小品牌。

據財政部網站消息,自4月9日起將下調進境物品進口稅,合規代購和國際品牌可能享受到這波政策紅利,也為代購轉型提供了機遇期。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400-021-0420


官方微信二維碼
迷狠恨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