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為什么要進行數字化轉型?2019-02-03 · 20:00

[ 億歐導讀 ] 各項經濟社會活動與數據的產生、傳輸和使用密不可分,數據作為獨立的生產要素在價值創造過程中加速流動,數據流動強調信息系統的互聯互通和綜合集成,挖掘了智慧組織、管理與服務的新價值。

由社交媒體、移動設備、物聯網和大數據引發的數字化趨勢不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也要求企業重新思考設計原來的運作模式。在現實生活中,數字化是可以感知的,比如,我們上網瀏覽新聞時,就是媒體內容的數字化。數字化進程的演進使得“數字化”已經跳脫了二進制化的概念,成為一種人類與世界互動的新方式。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數據驅動發展的時代,不能順應時代發展進步的企業就會落后和淘汰。一個新技術時代應運而生,一個數據主導的數字企業時代也必將應聲而至。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順應時代的必然要求

早在1996年Nicholas Negroponte就在被譽為二十世紀信息技術及理念發展圣經的《數字化生存》中預言到了今天的數字化時代:數字化生存是現代社會中以信息技術為基礎的新的生存方式。在數字化生存環境中,人們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思維方式、行為方式都呈現出全新的面貌。如,生產力要素的數字化滲透、生產關系的數字化重構、經濟活動走向全面數字化,使社會的物質生產方式被打上了濃重的數字化烙印,人們通過數字政務、數字商務等活動體現出全新的數字化政治和經濟;通過網絡學習、網聊、網絡游戲、網絡購物、網絡就醫等刻畫出異樣的學習、交往、生活方式。

2017年,“數字經濟”正式被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國信息化百人會聯合埃森哲、國家信息中心等多家機構組成的課題組日前發布的《2017年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數字經濟總量達到22.6萬億元人民幣,占GDP的比重為30.3%。畢馬威預測,到2030年時,這一比例將會達到77%,超過153萬億人民幣的GDP貢獻將來自于數字經濟。

2018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發展壯大新動能”,“為數字中國建設加油助力”。國家對于數字經濟的定位不只局限于新興產業層面,而是將之提升為驅動傳統產業升級的國家戰略。

身處數字化時代洪流中的企業也必須與時俱進,與時代同頻共振才能免于成為時代的棄兒。

數字化企業是企業信息化發展的必然階段

從歷史及發展趨勢上看,我國企業信息化進程大概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在產能過剩的狀態下通過互聯網也難以解決把行業蛋糕再次做大的可能,產業互聯網應該幫助部分企業在市場競爭中搶奪市場份額,淘汰落后的產能,并通過行業上下游共同解決供給側改革問題。由于制造業本身資產過重,工藝繁瑣,從工廠內部解決企業問題的產業互聯網能夠存活下去,天花板較低,從整個供應鏈解決行業問題更加容易解決行業問題,并且市場規模更大。產業互聯網從現有比較成功的行業網站來看,都在供應鏈整合上做了大量工作。

綜合性平臺不多,深度垂直性平臺不斷涌現

第一階段:業務操作電子化。電子化是指將企業日常手工事務性繁重的工作轉變為機器的工作以提高個體工作效率的過程。該階段為信息技術單項應用和企業上網前的準備階段。主要表現在計算機在辦公、財務、人事和部分生產經營環節等方面的單項應用,如財務電算化、生產制造自動化和CAD/CAM、MIS等信息技術的初步應用等。

第二階段:業務流程信息化。信息化即通過企業的管理重組和管理創新,結合IT優勢將業務流程固化。該階段是企業信息化、尤其是網絡化建設與應用的導入階段。在各類企業擴大計算機應用和推動企業上網,建立電子郵箱,鼓勵企業利用信息網絡技術開展經營活動和改進管理。廣泛開展流程梳理和信息化建設,如ERP、MES、SCM等系統。這個階段重點關注整個組織的流程,提升組織的效率。

第三階段:業務和管理的數字化。是應用數字技術,整合企業的采購、生產、營銷、財務與人力資源等信息,做好計劃、協調、監督和控制等各個環節的工作,打破“信息孤島”現象,系統形成價值鏈并按照“鏈”的特征實施企業的業務流程。對環境的變化作出靈活的反應,業務流程持續改善,全面提升執行力,獲得持久的競爭力。它是現代數字技術與企業管理相結合的產物。

第四階段:業務決策智慧化。智慧化是指在企業的已有知識的基礎之上,能夠智能創造、挖掘新知識,用于企業業務決策、企業日常管理等,形成自組織、自學習、自進化的企業管理體制。該階段中,人工智能、專家系統的先進的思想將應用在企業管理領域中。

數字化既是信息化的產物,也是信息化的演進階段之一,更是構建智慧企業的首要前提。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打造競爭力的必然選擇

企業都會思考為什么要做數字化轉型?筆者認為有內部和外部兩種因素驅使。外部因素:在數字化轉型大潮中,企業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果不進行數字化轉型,那么企業將會被用戶拋棄、被競爭對手超越、被市場邊緣化,以致最終出局。內部因素:數字化轉型可以捕獲新的市場機會,嘗試新的商業模式,在未來商業市場中提前占位。

從企業看,以客戶為中心是企業在市場競爭中存活下來的關鍵。數字化浪潮的到來,用戶信息不對稱的地位得到極大改觀,客戶感知價值最大化成為導向,從根本上改變了傳統以生產為主導的商業經濟模式,給企業的經營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也帶來了新的機遇。有別于傳統工業化發展時期的競爭模式,數字經濟時代企業核心競爭能力從過去傳統的“制造能力”變成了“服務能力+數字化能力+制造能力”。企業要具備開展技術研發創新的能力,加快研發設計向協同化、動態化、眾創化轉型,是要具備生產方式變革的能力,加快工業生產向智能化、柔性化和服務化轉變,企業要具備組織管理再造的能力,加快組織管理向扁平化、創客化、自組織拓展,企業要具備跨界合作的能力,推動創新體系由鏈條式價值鏈向能夠實時互動、多方參與的靈活價值網絡演進。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降本增效的內在需求

應用數字技術可以降低企業的成本。去年國際供應鏈大會上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對供應鏈的影響》白皮書指出,79.9%的制造業企業和85.5%的物流企業認為,在不考慮金融影響的前提下,數字化轉型將產生積極影響,數字化變革將使制造業企業成本降低17.6%、營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務業成本降低34.2%、營收增加33.6%,使零售業成本降低7.8%、營收增加33.3%。

應用數字技術可以提升企業的效率。互聯網集中了大量數字技術資源和服務,通過大幅提高應用效率而產生經濟價值。互聯網服務直接引起計算服務、信息服務的集中,并進一步促進了各類服務資源的集中,使得集中式、開放型服務平臺有了很大發展空間。基于互聯網的共享服務云平臺不僅使中小企業能夠以很低的成本享受先進的信息技術應用和服務,也能使大企業的技術裝備得到充分的應用,從而提高產品利用率。數字化信息和知識是遵循邊際效益遞增的工具,通過增大使用規模實現效益累積增值。數字化信息和知識具有可共享、重復使用、低成本復制等特點,對其使用和改進越多,創造的價值越大。根據研究顯示,以“數據驅動型決策”模式運營的企業,通過形成自動化數據鏈,推動生產制造各環節高效協同,大大降低了智能制造系統的復雜性和不確定性,其生產力普遍可以提高5%—10%。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流程再造的必由之路

在數字化環境下,企業之間處于縱橫交錯的網絡關系,面對分散的網絡節點,整合多方資源的平臺型產業組織應運而生,企業價值創造模式由傳統線性向鏈條式、網絡化轉變,使得傳統企業之間競合方式趨于生態化、平臺化。如,GE與蘋果達成合作,把Predix平臺的開發工具和微服務開放給蘋果,吸納開發者加入工業APP開發,這將幫助把Predix平臺打造成一個工業領域超級商店、一個知識交換中心,促進基于平臺的開源社區生態繁榮。如,阿里云依托“ET工業大腦”平臺,集聚江蘇省內30家信息服務企業技術能力,為300家制造企業提供系統解決方案服務,推動大中小企業的合作從簡單的技術傳遞向可交易、可協作的服務生態轉變。

各項經濟社會活動與數據的產生、傳輸和使用密不可分,數據作為獨立的生產要素在價值創造過程中加速流動,數據流動強調信息系統的互聯互通和綜合集成,挖掘了智慧組織、管理與服務的新價值。信息技術的發展使得數據的流動不必再遵循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等級階層,這種無差別、無層次的數據流動方式極大地顛覆了企業傳統的金字塔型管理模式,驅動企業組織結構的變革、業務流程的優化和工作內容的創新,企業組織管理逐漸由以流程為主的線性范式向數據驅動的扁平化協同化范式轉型,形成信息高效流轉、需求快速響應、創新能力充分激發的組織新架構。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400 9669 892
迷狠恨操